引社会资本参与改造劲松一小区建了小公园、开起便民店

发布时间:2020-05-03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引社会资本参与改造 劲松一小区建了小公园、开起便民店

新京报讯(记者 应悦)《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已于5月1日实施,其中明确提出,支持社会资本参与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和物业管理。

这一模式有何经验可借鉴?

5月1日,新京报记者探访劲松北社区了解到,2018年9月,这里就尝试引入社会资本改造老旧设施。居民家门口逐渐干净整洁,建起了可以遛弯锻炼的小公园,原本闲置的自行车棚也部分改造成了便民商店和物业办公区。

这些经验总结成“劲松模式”,将在全市老旧小区推广。

劲松西街路侧的小公园。受访者供图

“我们的社区不一样了”

赭红色跑道环绕四周,乒乓球案、儿童滑梯、棋牌桌次序排开,木质围廊底下,由居民手工制作的风车穿成串挂在围廊顶部。这个劲松西街路侧的小公园,是附近居民的主要休闲场所之一。傍晚时分,不时有社区居民戴着口罩前来遛弯。

物业负责人王永生告诉记者,眼前的这个小公园,是改造的示范区之一。改造过程中,物业不断向居民征求意见,增加了儿童滑梯,塑胶跑道也向南甩了一个弯,以免跑步者打扰居民休息。

一片树荫下设置了几组桌椅。“原来居民都愿意在这片树荫下乘凉休息,但椅子都是从自家拉来的。改造过程中,我们专门在树荫下统一设置了这片休息区,座椅部分专门在坐面采用了木质的结构,这样即使是冬天,坐着也不会觉得凉。”

王永生介绍,社区的改造,物业主要承担的是比较“软”的一部分。想让社区居民享受更舒适的环境,除了硬件的更换、比如水、电等,还有很多需要进行设计的部分。

以小公园里的改造为例,物业根据居民的实际需要,在已有的基础上不断调整。“改造以前,我不怎么来这遛弯,自从有了这块可以打球的地方,我就常来和邻居们打打球。”李女士说。

劲松西街也是改造项目之一。通过飞线入地等工程,劲松北社区完成了“硬件”的改造。在沿街门市门面的改造过程中,物业专门留出了供居民议事用的“美好会客厅”。

李女士的“球友”,家住劲松北社区127号楼的刘女士在改造前就经常来小公园遛弯。在这里住了40多年,刘女士见证了社区变化。“我们的社区不一样了。原来的小公园就像许多老旧小区的绿地一样,就有几棵树、几样健身器材,几乎谈不上什么美感。改造后的社区不仅美观,也符合大家的实际需要。”

改造后的儿童活动区。受访者供图

引入社会资本 解决数千万改造资金缺口

老旧小区改造面临的最大困难一直是资金问题。“在劲松一、二区改造中,资金缺口高达数千万元。”劲松街道城建科负责人何海军介绍,针对老旧小区改造,政府的投入主要在基础建设上,比如道路绿化,电线改造等。但对于居民生活提升类的改造,没有政府补贴,这一部分就需要引入社会资本。

何海军告诉记者,进行商议后,政府与企业达成共识,由企业投入资金,进行提升类的改造。在劲松北社区的改造中,朝阳区房管局、劲松街道授权愿景集团对社区闲置低效空间,改造提升进行运营。

“我们还希望引入长效的管理机制,把这个改造好的环境保存下来。经过业主的‘双过半’投票,引入物业管理。何海军介绍,从设计、到改造、到运营以及和居民的沟通,都是由企业来完成的。”

“老旧小区管理的难点,最明显的就是公共基础设施陈旧。”王永生告诉记者,2019年入驻之后,物业先后通过入户访谈、现场调研、组织率谈、召开评审会等方式了解居民需求。调查发现,居民的反馈主要集中在缺少停车位、小区整体破旧、缺少绿化卫生环境差、缺少公共空间等几个方面。

“针对这些需求,我们就开始与居民进行商讨,看看怎样的改造标准才是可以接受的。”王永生介绍,改造初期,《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还没有正式实施,但有了草案,于是物业参照新、旧两个条例,同时依据北京市居民议事规则,采取了居民议事厅的形式。

推进项目的过程中,劲松北社区采用了“五方联动”工作机制,即区级统筹、街乡主导、社区协调、居民议事、企业运作,共同推进社区综合整治。居民议事的制度也发挥在物业的服务标准、物业费定价等方面。“把这些标准都定下来,我们讨论了40多轮。”王永生说。

自行车棚改造前后对比图。受访者供图

闲置空间盘活 旧车棚成了便民店、办公区

进行改造前,物业还盘点了社区的配套用房、人防工程、闲置空间,逐步分批交由企业开展经营。在劲松一、二区,有千余平方米的闲置空间以这种方式盘活。

209号楼的车棚是盘活闲置的典型。这个车棚面积约200平方米,本用来停放居民的自行车,但近年私人自行车越来越少,车棚处于常年闲置的状态。

如今,车棚的北侧部分改造后出租给了“匠心工坊”便民商店,为居民提供保姆家政、家电清洗、针头线脑以及配钥匙、换电池等服务。

旁边的配套用房则成为物业的办公用地。物业办公区大门口配有触摸显示屏,居民可在这里查询物业的各项费用公示。疫情期间,物业还增加了每日进出社区人数的相关数据。

此外,车棚还留出部分面积仍用做原来的用途,并根据居民需要增加了电瓶车充电位。在停车处,记者看到车棚天花板上排列着十余个球状的灭火器。“电瓶车充电有火灾隐患,我们的车棚里有烟雾感应装置,一旦探测到了烟雾浓度超标,这些灭火器就会自动进行灭火。”王永生介绍。

类似的空间盘活项目在劲松北社区并不是个例,小公园中心,原本的设备房成了居民活动室;沿街门市房专门留出了一间作为居民议事的会客厅。疫情发生之前,社区里还有消夏市集、跳蚤市场、公益电影……这样的社区活动每周至少举办一次。

“目前看来,居民对我们的服务应该是满意的,社区物业费缴费率超过了53%。一般来说,老旧小区的物业缴费率能超过20%都是一大关。”王永生说。

新京报记者 应悦

编辑 张畅 校对 李项玲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