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成社会不平等“放大镜”:英美少数族裔确诊和死亡率更高

发布时间:2020-05-09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疫情成社会不平等“放大镜”:英美少数族裔确诊和死亡率更高

地处当下全球疫情重灾区的英美两国近日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非裔和拉丁裔等少数族裔感染和死于新冠病毒的风险明显高于白人族裔。

英国国家统计署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综合考虑各项因素后,英国黑人死于新冠病毒的可能性约为白人的2倍,而如果只考虑年龄因素,两者的差距则是4倍多。

此前,美国几个州和大城市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在一些地区死于新冠病毒的黑人比例远远高于其人口比例。由于大多数地区目前尚未专门统计种族情况,因此这些数据还不能揭示全部的情况。

不过,初步迹象已经足够令人担忧。这种趋势不只是在英美国家上演,在全球其他国家也正出现同样的情况。

专家称,在这场疫情中少数族裔群体遭到更大的影响,凸显出了不同人群在资源、健康和获得医疗服务方面根深蒂固的不平等现状。他们呼吁,政府必须立即采取行动,阻止少数族裔社区遭受更大的伤害。

英国黑人死亡率更高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英国国家统计署对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患者的调查发现,某些少数族裔群体感染新冠病毒和因此死亡的风险明显高于白人族裔。

这种差异可以通过对不同族裔人群的财富、教育、生活状况和健康状况方面存在的长期差异进行的分析得到部分解释。

调查发现,如果只考虑年龄因素,黑人男性死于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是白人男性和女性的4.2倍,黑人女性则是白人男性和女性的4.3倍。如果全面考虑不同族裔年龄、健康、地理、社会经济等因素后,黑人死于新冠病毒的可能性仍是白人的1.9倍;孟加拉国裔和巴基斯坦裔等南亚裔男性的死亡几率则比白人高出1.8倍。

研究指出,社会经济地位差距是造成上述不同族裔群体在新冠疫情死亡率上差异的部分原因,但其余的差异原因尚未得到解释。

报道援引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心血管疾病专家利亚兹·帕特尔(Riyaz Patel)博士的话说,“导致健康和预期寿命不平等的潜在社会差距因素一直存在,而新冠病毒让它们暴露无遗。可以说,它(新冠病毒)是一个巨大的放大镜。”

美国少数族裔死亡率高

英国的现象并非是个案。在大西洋彼岸另一个疫情重灾区美国的数据显示,非裔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同样很高。

据《纽约时报》5月7日报道,从目前已有的分析数据来看,尽管非裔人口仅占美国总人口的13%,但非裔美国人占到美国新冠疫情死亡人口的30%。

“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是一个呼吁行动的时刻。”芝加哥市非裔市长洛里·莱特福特(Lori Lightfoot)说。她本周公布了芝加哥疫情暴发的统计数据。 在芝加哥,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的人口中一半以上是非裔美国人,病亡者中更是高达72%为黑人 ,尽管黑人只占芝加哥总人口不到三分之一。

在邻近的伊利诺伊州,死于新冠病毒的人中有43%是非裔美国人,确诊的患者中有28%是非裔美国人,而非裔人口仅占该州人口的15% 。密歇根州也有同样的情况,非裔美国人占该州确诊患者的三分之一,死亡人数的40% ,尽管他们仅占该州总人口的14% 。在路易斯安那州,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黑人,但大约70%的新冠病亡者是黑人。

除了非裔外,美国多地的拉美裔族群也在此疫情中受到严重影响。

俄勒冈州是拉美裔人口受影响较大的众多州之一。当地医生伊娃·加尔维兹(Eva Galvez)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拉美裔与当地其他族裔之间在受疫情影响程度上的差距令人震惊。在过去几周针对低收入患者的测试中,拉美裔确诊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是其他族裔患者的20倍。

在艾奥瓦州,拉美裔占确诊病例的20%以上,而拉美裔人口仅占该州总人口的6%。华盛顿州的拉美裔仅占人口的13%,但占确诊病例的31%。在佛罗里达州,西班牙裔人口仅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但占到已知确诊患者的五分之二。

这些信息还并不完全。在一些地方,有很大一部分病例(有时超过40%)没有记录种族相关的信息。许多州的官员,包括一些疫情最严重的州ーー加利福尼亚州、新泽西州、纽约州和华盛顿州都没有提供全面的有关病人种族的信息。

这种现象不仅仅在英美等发达国家出现。在南美的疫情中心巴西,当地黑人也比白人面临着更大的感染和死亡风险。

法国24新闻台7日报道称,巴西2.1亿人口中有一半以上是黑人。在该国受灾最严重的圣保罗州,有色人种死亡的可能性比白人高62%。

不平等恶果

“为什么非裔美国人比其他族群有着更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在白宫记者会上也承认了这一明显的差距。他在每日简报会上表示,联邦政府正努力提供更多详细的数据,以研究这个问题的答案。

对于许多公共卫生专家来说,这种差异背后的原因并不难解释——这正是长期社会结构性不平等的结果。

《纽约时报》进一步指出,人们认为对于新冠疫情来说,有两个主要的危险因素会让感染者有更高的死亡率:年纪大以及存在基础病。但大量研究指出,还存在第三个因素:社会经济地位低下。

上述报道指出,随着不平等的加剧,健康差距也在拉大。长期以来,预防保健和健康教育一直在向高学历和富裕阶层倾斜。结果是,社会底层的人患慢性疾病的可能性比平均风险高出10%。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初疫情的传播很大程度上是由具有较强全球流动性的高收入阶层带来的,但是如今是低收入、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社会底层民众的生计和健康受到最大的影响。

哈佛大学医学史和文化学教授戴维·琼斯( David Jones)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采访时就表示,历史证明,在世界范围内,贫困人口、移民和少数族裔总是更易受疫情感染,死亡率也更高。研究认为,这可能是由于他们饮食不好,居住拥挤,本身已患有其它疾病,以及很难获得医疗等因素造成。

这些情况在今天的世界仍没有太多改变。一项对英国2009年流感大流行的研究表明,最贫困人口的死亡率是富人的三倍。

《纽约时报》的报道指出,许多少数族裔从事低薪服务工作,他们的工作无法在家完成,必须外出暴露在公共场合。在美国许多基础服务业的大多数员工是少数族裔,例如超市收银员、公交轨道司机等。

此外,长期存在的不平等现象也使得非裔美国人不太可能得到医疗保险,而且他们本身更有可能患有基础病,导致他们一旦感染新冠病毒后更有可能引发严重并发症。

有迹象表明,当非裔美国人到诊所看病时,他们更容易由于种族偏见而不能获得适当的治疗和及时的检测。而由于新冠病毒病情发展迅速,检测早晚的差异可能导致相当不同的结果。

德雷塞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流行病学和生物统计学助理研究教授 Sharrelle Barber 表示,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的歧视政策影响一直在美国社会挥之不去。 许多黑人居民生活在隔离的社区,缺乏工作机会、稳定的住房和提供健康食品的杂货店等。

Sharrelle Barber 继续说,在少数族裔社区缺乏对于新冠病毒威胁的早期预警,而随后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发出的不同信息也令人困惑,使得一些关于黑人对这种疾病免疫的谣言愈演愈烈。进一步导致一些地方延误了相应的防疫措施来减缓传播速度。

这种情况在巴西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更为普遍。法国24新闻台的报道指出,黑人工人更容易感染该病毒。因为许多巴西黑人往往依靠非正式工作养生,必须外出谋生。

此外,黑人占巴西贫民窟人口的绝大部分,那里拥挤简陋的生活条件使保持社会距离更加困难。而且这一人群本身就更有可能患有使他们处于较高风险的其他疾病。

经济学家认为,高感染率和死亡率对于黑人等少数族群更具有破坏性。

在大流行中,新冠病毒正在加深贫富差距的两极分化,给许多在经济和劳动力市场中处于不利地位的弱势群体带来更沉重的负担。

与此同时,不平等本身可能会对新冠病毒的传播和病亡率产生扩增效应。此前对流感的研究发现,贫困和不平等可能会加剧疾病的传播速度和死亡率,影响到更多的少数族群。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