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开启“学浪计划”,想要学习的我却决定卸载了

发布时间:2020-06-14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抖音开启“学浪计划”,想要学习的我却决定卸载了

文 |Shellie

来源 | 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虽然不知道学浪计划是什么,但我觉得什么计划都不重要,当我自己很难在上面学到想学的东西的时候,就决定要卸载了。”

曾长期在抖音上学习工作相关概念知识的深度用户小川这样告诉“智能相对论”。

“学浪”汹涌,泛知识“退潮”?

6月8日,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宣布推出“学浪计划”,共计将投入百亿流量,扶持平台教育创作者。

据了解,该计划主要针对的是K12、语言教学、高考、考研、职业教育等严肃教育内容。

除此之外,还会为严肃教育的相关创作者,根据不同平台属性,在生产、分发及变现三个环节全方位帮助教育内容的创作者。

“学浪计划”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希望通过这些举措打造出5位粉丝数超过千万,550位粉丝数超过百万的线上名师。

这已经不是字节跳动往教育内容领域的第一次“试探”。

在软件应用上,字节跳动早在2018年8月,就投资了美国大学Minerva。

随后又孵化了好好学习、go go kid、AI KID等产品,并对学霸君等进行收购。

在硬件上,2019年还收购了锤子科技的部分专利使用权,打算探索教育领域相关硬件业务。

本次“学浪计划”对严肃类教育的发力,增加平台教育权重,向教育领域跨界,更体现了字节跳动对自身知识产出的信心。

“抖音的流量、用户粘度都够了。只有在这样的平台,才有做深度内容的空间。B站也是从轻松愉快有妹子的视频,靠用户粘度过渡到的严肃内容。”

抖音某财经类短视频创作者就在“智能相对论”的采访中,对抖音严肃教育领域的进军十分看好。

但也有科普向短视频的创作者对平台现有内容倾向和之后的前景表示担忧。

“现在平台严肃教育内容还是比较少的,像我们这样的科普教育的更多。如果内容倾向变了,一方面我担心自己的流量会不会受影响,另一方面,用户真的能习惯短视频形式的严肃教育吗?不会到最后还是为了迎合用户,只能学我们一样做科普小概念吧?”

但对于口味难测的用户而言,并不是做泛知识科普短视频创作就是绝对安全的。

在“智能相对论”的采访中,有多名泛知识领域的短视频创作者就表示,可能不会再做下去了。

“本来是一个MCN叫我过来做内容,只要我出台本,其他的他们全套负责。但拍了一段时间,觉得短视频行业的调性还是下沉市场,有点难把握,所以决定重新调整下方法再进军。”

其中一名在其他平台粉丝量可观的内容创作者,就和“智能相对论”抱怨道。

在泛知识短视频火起来之后,像这样涌入这片红海中厮杀的短视频创作者还有很多。

但能在前期流量起色不大时,选择在一个平台一直坚持下去的却并不在多数。

或许如我们所见,在内容为王知识为主的泛知识领域,受众更窄,也比其他短视频创作坚持起来更为艰难。

当泛知识短视频成为了渐渐退潮的“前浪”,那么抖音用百万流量培养起来的严肃教育“后浪”,在同样狭窄的受众中奔涌过后,失去流量扶持的他们会不会又步此后尘?

“学浪”能否力挽“泛知识”狂澜

除了创作者之外,在“智能相对论”对抖音用户采访中,我们发现泛知识短视频的受众也有部分在经历“退潮”。文前提到的小川就是其中之一。

“不管是大V小V,我都关注了个遍。但看久了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来来去去就是一些重复的概念,同质化很严重,而且冷门,应用到工作上毫无用武之地。”

同样喜欢在上面看泛知识资讯的小易也表示,他倒不觉得这些资讯老套,选择卸载只是因为“太浪费时间了”。

“一开始我是真心打算看资讯的。结果中间总给我夹杂着一些娱乐内容,又沙雕又合我口味,看着看着就入迷了。经常一晚上、一中午啥也没做,净刷抖音了。”

对抖音这样的推送机制头疼的还有许多孩子的父母。

“孩子一开始看抖音是为了跟着上面学手工和绘画小技巧,我也就让他去看了。结果看着看着,就总推送一些不适合孩子的娱乐内容过来。”孩子就读于长沙某小学三年级的家长魏先生表示苦恼。

魏先生还举例道,目前接触到的抖音推送机制,就像是你在小孩做作业看书的时候,在旁边还放着一堆玩具。

“我们先不谈哪个孩子能抵抗这样的诱惑,就说这样的机制真的适合学习吗?这样的碎片知识,真的是她们这个阶段需要的教育吗?”

这些或许都是需要交给抖音去回答的产品问题。

但在如今泛知识短视频创作者和受众都在不断迈入“退潮”时分时,抖音如果视而不见继续跨界激励严肃教育会不会同样遇到这样的问题呢?

曾有加拿大传播学者麦克卢汉就提出了“媒介即讯息”的观点。认为媒介不止是讯息流通的渠道,更应是有意义的讯息,能影响我们如何理解和思考。

在抖音上,许多原本严肃的教育内容也从单纯的知识点科普,进而开始影响观看者对严肃教育内容的兴趣与拓展思维。

例如,坐拥600万抖音粉丝的高中化学老师向波,用“万物皆化学”的理念,在抖音上发布了一百多条短视频,借此改变了许多孩子对化学的刻板印象,激发了学习兴趣。

他从疫情时期大火的《霍乱时期的爱情》讲到解净水技术,从奶茶讲到甜味剂,甚至从《屁学研究》的视频合集讲到化学的方方面面。

因此,在本次的“学浪计划”中,也特别注重对这样优秀内容创作者的赋能和扶持。

一方面,通过“入驻奖励”、“上榜补贴”、“加油包”等活动给教育创作者给予百亿流量倾注。

另一方面,字节跳动还推出了“新手训练营”、“抖音大咖说”等培训项目。并通过“蒲公英计划”等快速提高知识教育领域创作者的收入水平。

以此,来鼓励像向波老师这样高质量、带有激发效果的教育内容创作。

这些举措,或许正是抖音为泛知识时期内容质量不佳和碎片化等问题做出的改变,试图力挽此前的“退潮”狂澜。

卸载了抖音,用户又能去往何处

“其实卸载了抖音,我也不知道该看点什么了。看书需要的时间太长,长视频又要自己去找去挨个细品,现在就属于‘知识空窗期’吧。”在采访的最后,小川无奈地自嘲道。

显然,对于工作时间较长,平时只能依赖短视频来获取片段概念知识科普的“知识快餐时代”年轻人而言。如B站一般,需要自己“寻宝”的长视频并不算一个良好的替代品,抖音个性推送的专业“快餐知识”仍是“心头的白月光”。

并且,在长时间的“用户教育”和“创作者教育”上,抖音已经有了相当的内容积累和内容产出氛围。

其实,早在2019年抖音就推出过“DOU知计划”,希望为知识创作者数量的增加及知识类内容的爆发,建立更完善的服务机制和更规范的内容生产标准。

就在“DOU知计划”2.0推出半年左右,抖音泛知识消费数据就增长了56%,创作者数量增长了330%。

但是,另一方面,在中短视频领域,不仅仅抖音平台在入局教育领域,快手、B站等平台都在像教育领域靠拢,泛知识、严肃教育等内容被平台有意等推行创作。

比如,2019年7月,快手发布了“教育生态合伙人计划”,也希望尽可能地吸引教育内容供给者进驻快手。

同样的,今年6月5日,B站正式建立知识一级分区,覆盖科学科普、社科人文、财经、校园学习、职业职场、野生技术协会六个二级分区,来帮助up主分享知识、经验、技能、观点、人文为主要内容。

很显然,不管是抖音,还是快手、B站,都在对教育内容创作进行专业化管理,以中短视频平台为教育的输出路径成为当前的一个趋势。

但是,从用户的角度来说,教育市场的竞争不仅在于内容生产者的聚拢,也在于用户的吸引,包括用户习惯的建立、知识兴趣的培养等。

很显然,即使在快手、B站等平台都充斥着大量的教育类内容,但是对于“小川们”而言,使用习惯的不同和获取知识的方向不同,使得将在短期内很难从抖音跳出转入下一个平台。

当然,源于长期的积累,卸载了抖音后,泛知识类短视频的用户不知何去何从,或许这也是抖音能强势跨界严肃教育的底气。

就目前而言,在从“娱乐积累”到“知识教育”的“良币驱逐劣币”过程中,“孤独又寂寞”的抖音,对手或许只有抖音自己。

此内容为【智能相对论】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智能相对论(微信ID:aixdlun):

?AI产业新媒体;

?今日头条青云计划获奖者TOP10;

?澎湃新闻科技榜单月度top5;

?文章长期“霸占”钛媒体热门文章排行榜TOP10;

?著有《人工智能 十万个为什么》

?【重点关注领域】智能家电(含白电、黑电、智能手机、无人机等AIoT设备)、智能驾驶、AI+医疗、机器人、物联网、AI+金融、AI+教育、AR/VR、云计算、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等。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