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101在高热中解散这12家公司有人欢喜有人忧

发布时间:2020-06-23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火箭少女101在高热中解散 这12家公司有人欢喜有人忧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以限定组合出道的火箭少女101,终于在6月23日来到正式解散的这一天。回顾两年的限定时间,火箭少女101持续保持着较高的热度,一点风吹草动便引发外界的高度关注。而作为该组合的运营公司及各成员原属的经纪公司,却在这场高热下,呈现出不一的发展轨迹,部分公司借此身价暴涨,并吸引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但同时也有公司屡受争议,甚至还传出过倒闭的传闻。这也令业内再一次对限定组合以及背后的经纪模式应如何发展进行思考?

(图片来源:火箭少女101官博截图)

幕后公司发展不一

6月23日晚间20时,火箭少女101的告别典礼将通过视频平台正式直播,由此画上这一限定组合的句号。据腾讯视频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23日17时,告别典礼的预约人数已达到5.59万人,同时微博话题#火箭少女告别倒计时#的阅读量也达到2.1亿,讨论量则为259.7万。

(图片来源:告别典礼直播平台截图)

较高的人气让火箭少女101及11名成员在这两年间获得较高的热度与流量,但该限定组合的经纪公司哇唧唧哇和周天娱乐,以及11名成员各自所属的10家经纪公司,却在这两年上演一出发展红黑榜。

在以上共计12家公司中,孟美岐、吴宣仪所属的乐华娱乐,杨超越所属的闻澜文化,以及段奥娟所属的缔壹娱乐等公司,在这两年或向IPO的目标前进,或估值增长,或受到资本的青睐完成融资。

以乐华娱乐为例,早自2018年,该公司便从新三板摘牌进入独立IPO的阶段,截至今年5月,乐华娱乐已完成第十一期上市辅导。与此同时,缔壹娱乐则在2019年9月宣布完成数百万元的Pre-A轮融资,投资方则为聚元资本,当时该公司创始人司捷曾透露,公司将集中精力和资源把已出道艺人打造出差异性,同时也会继续挖掘和培训新人。而2016年成立的闻澜文化则吸引了传递娱乐的目光,后者计划9600万元收购闻澜文化60%股权,这也意味着闻澜文化的公司估值达到1.6亿元。

但部分公司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的同时,也有部分公司不时受到争议。首先便是哇唧唧哇,不仅组合出道初期因首唱会变见面会,使得哇唧唧哇收到来自粉丝的倒闭警告,还曾出现中途有团员差一点退团的波折,而此次告别典礼并非是11名成员全部现身,也再一次令粉丝对哇唧唧哇的安排及运营能力产生质疑。除此以外,组合成员张紫宁所属的原经纪公司麦锐娱乐,近两年的发展也有过争议,并曾在2019年出现倒闭的传闻,尽管麦锐娱乐发布声明称公司运营正常,但也一度议论纷纷。

多方角力引纷乱

无论这12家公司在火箭少女101运营期间的发展并不相同,但不可否认的是,以上公司均借助火箭少女101的热度为自身带来了利益。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指出,火箭少女101是一个很好的IP,可以用以老带新的方式给各家公司带来整体的收益,并推动旗下其他艺人的发展,实现更高的关注度。

以哇唧唧哇为例,该公司便曾在综艺节目《炙热的我们》中让火箭少女101与该公司运营的另外两大偶像团体R1SE和sis同台,并实现较高的热度,据猫眼电影专业版显示,6月12日该期节目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为1840.2万,远高于6月5日上一期节目播出时1182.8万的播放量。

然而,该组合背后涉及的公司较多也会引发纷乱。电视评论人孙禹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于各个成员原属的经纪公司而言,说虽然借助综艺及限定组合使得旗下艺人获得更高的知名度,缩短对艺人的培养周期,但与之对应的也将丧失艺人出道后流量最高时间段内对艺人的绝对控制权,这也难免影响到相关公司的发展计划。

在经纪人吴雄飞看来,经纪公司能发展成何种样貌,主要就看旗下艺人的发展,而当下娱乐圈竞争激烈,能推出一个高热度艺人并不容易,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资源和资金,若该艺人由经纪公司全权代理,后续发展及合作均会依照对公司自身发展最为有利的情况布局,但因限定组合的存在,原属经纪公司无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推进工作,也会导致实际效果不达预期的情况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组合的解散,各个成员回到原属经纪公司,各家公司也会面临新的挑战。“节目资源耗尽后,经纪公司若要持续保证艺人后期发展的热度和市场影响力,就需要重新操作,并投入足够的资源,这既对单个艺人很重要,对公司整体能否实现高收入和进一步发展也很重要,当然,大量投入背后对付出的成本也会有影响。”王毅如是说。

全产业链待升级

随着火箭少女101的解散,再加上去年便已解散的NINE PERCENT,截至目前,国内已有两个限定组合走完了全程。但这两个限定组合无论是团体本身,还是背后的多家经纪公司,均或多或少出现过争议,与此同时,国内还有多个限定组合还在路上,或是角逐最终的出道名单,未来限定组合该如何发展,各个经纪公司又该如何布局,引发业内的思考。

针对火箭少女101运营过程中出现的争议,以及限定组合在实际运营过程中与传统偶像组合的差异,北京商报记者向哇唧唧哇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暂未得到对方的回复。

“从近两年的发展情况来看,相关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制作人、经纪人还是宣传,一定要升级。”王毅强调,虽然在艺人出道前等期间,当下的工作人员在能力和资源等方面可以满足艺人的发展需求,但整个团队不一定可以胜任后续的发展,因此需要进一步提升各方面的能力以能跟上热度的增长以及市场的变化,在帮助艺人获得更大发展时,也令自身的发展实现提升。

而在吴宇看来,这实际也反映出国内对限定组合运营模式尚未完善,仍处于前期的发展阶段,尤其是在各方资源混合在一起,如何让各方实现价值最大化方面,有待持续探索。

除此以外,王毅表示,如今大环境也影响到各业态的发展,“娱乐产品的主要收入在于演出,影视剧除了版权收入外也会涉及到广告收入,但随着甲方预算收紧,也会令商业机会越来越少,势必会影响收入。此外,对于音乐创作类艺人,不仅运营期间商业演出、录制会受到环境影响,依靠数字音乐版权的收入方式也比较单一,需要在多元化上继续探索。”

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 实习记者 耿文婧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