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背后的金牌保障:上海体育科研人员

发布时间:2020-10-15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大数据背后的金牌保障:上海体育科研人员

科学训练和埋头苦练同样重要——随着时代的进步,这一观念逐渐得到了更多体育人的认同。檀志宗,正是观念转变历程的亲历者。如今檀志宗担任上海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分管东方绿舟基地科研工作的他,从2004年开始投身体育科研工作,从一开始的单打独斗,到现在在高规格硬软件帮助下的团队协作,他经历了上海体育科研发展的全过程。

很多时候如果离开科技光凭经验,(训练比赛的效果)就会没有说服力,要通过有计划地融合科研工作,才有利于最终达到运动成绩的提升。

单打独斗

2004年,研究生毕业之后的檀志宗进入了上海体育科学研究所工作,但虽然是在“研究所”工作,他的岗位却一直都没有远离一线。

最开始,他在莘庄体育训练基地工作,主要工作内容是运动员的伤病康复,包括刘翔、陈奇等国内田径名将都接受过他的治疗。此后他又到了射击射箭、乒羽等项目,与许昕、王励勤、王仪涵、陶璐娜等众多名将有过合作。

如今,他在上海东方绿舟体育训练基地负责体育科研工作,主要负责的项目是女足。时至今日,他还记得刚到这里时那段忙碌的日子。

“一开始都是一个运动队队配置1个人(的康复科研人员),哪怕球类这种很多人的项目也是。”檀志宗说。

“2010年刚到东方绿舟基地的时候,没有康复师只有一个队医,整个伤病的预防康复都没有专人来进行。要治疗伤病的运动员很多,一天要治疗十几人次。”

“一个队伍二十几人甚至就有十几人在康复,当时确实很累,但也要在很短时间内康复好。早上六点出门,晚上九点才回到家,家里就像客栈一样。一个人要面对那么多的伤病运动员,那时候感觉也很绝望。”

“有的是运动员是踝关节伤病,有的是肌肉拉伤,有的是膝关节扭伤、挫伤,半月板损伤……每个人治疗康复手段都不一样,时间就都花在这些工作上了。”

那时,檀志宗感到自己的工作仿佛在被“推着走”,“要花很多的时间来做这些基础的工作。”作为专注伤病预防和康复的科研人员,伤员多康复工作量大,恰恰说明了在防伤工作上还有太多的提升空间。

与此同时,一些现代医学运动理念被一线人员所接受也需要一个过程,而檀志宗就需要不断去和队伍沟通,去推动这样一个理念更新的过程。

“十几年中不停更换队伍,到新队伍的时候,怎样说服教练从不重视到重视,反复去沟通,如果教练不接受新事物新理念的话,我们的工作就会很累。”

“就怕做了很多工作,最后教练员认为没用,这是我们感觉最沮丧的时候,需要不断去行动、计划、评估。等评估发现运动员能力提高了,伤病也减少了,教练也高兴,这就是我们最开心的。”

复合型团队让运动员更健康

从业多年来,檀志宗所见证的正是上海体育对运动科学越来越重视的过程。

据他回忆,从2013年全运会之后,上海各运动队的康复科研团队脚步建设开始明显加快,也加强了体能康复团队的聘请,“每年都要聘请两到三人外籍教练专家从事康复体能工作,来充实整个团队。”

到如今,上海女足的身体训练、技术场地训练等领域都有专人监控,还新增了心理辅导人员,仅女足队的科技团队规模就达6人。

团队的扩大,直接带来的变化就是分工的进一步细化:训练负荷的监控、录像和技术分析、伤病的康复、日常的生理生化身体机能情况监测、营养……各个方面都有专业人员负责,训练的科学程度和效率都能提高。

长期的工作下来,各个项目的教练员也逐渐更加信赖运动科学所带来的好处,“教练也越来越重视,因为他要知道运动员的薄弱点在什么地方,有没有改进的可能。”

“通过数据分析,可以更有针对性地分析运动员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评估效果也更佳科学,有利于提升训练科学化水平。比如体能,以前可能练是练了两个半小时,但是训练内容没有变化,细节上没有精益求精。”

“现在整个训练计划可以有层次感。比如足球项目,赛前赛中赛后分别怎么训练,内容和强度怎么设计,这两周的训练目的是什么,下两周的训练目的是什么,按照什么顺序安排……科研人员可以提供更加科学的理念,教练也可以更加有针对性。”

相比初期,现在檀志宗所负责的运动队伍伤病情况已经改善了很多,从“治伤”到“防伤”的转变过程中,科研保障正是关键因素。

“日常伤病越少越好,因为这说明我们的预防和训练更加科学了,措施更加到位了。从前虽然一天忙忙绿绿,但其实没有现在成效大,现在问题刚发生的时候我们就把它解决了,这才是最好的。”

科技提供最坚强后盾

从单打独斗到团队作战,檀志宗见证了在运动科学团队建设上逐渐进步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软件和硬件的提升可谓是相辅相成。

比如,对运动员的多项数据都进行准确监控,就是得益于各种测量设备的发展。

可以测量心率、跑动距离、负荷压力、速度等等指标的各种便携式设备,以及各种进行力量和生理指标测试的专业设备,都是开展运动科研工作的必要保障,“如果发现某个部位薄弱,就可以针对力量差的肌肉采取针对性训练,和专项教练一起讨论如何弥补薄弱点。”

在这些器材的帮助下,教练员和运动员可以看出很多难以靠肉眼观察到的东西,比如血液指标、炎性指标等生理生化的监测,“还可以做一些营养的评估,看有没有缺乏一些营养元素,比如铁蛋白低了,造成有氧能力下降,就要进行针对性的补充。”

除此之外,各种录像设备的出现,也给技术分析提供了宝贵的素材,“现在每个队都有录像和技术分析师,自己和对手的资料都要采集,然后跟我们科研团队的数字化监控数据进行比较,进行更全面的分析。”

而在关键的伤病治疗方面,水疗、冷冻疗法等高科技手段如今已经是上海各运动队的“标配”。

据了解,在全国各地的体育训练基地中,上海就是最早引进使用水疗设备的一批,“2012年上海就开始用了,2016年我们整理水疗的应用与实践理论,出了一本书,接近50万字,现在正在出版。”

这本运动科学书籍,檀志宗正是主要编者之一,“通过成果可以看出我们在不断努力和学习,运用这些知识更好地为运动队服务。”上一届全运会前,就有过一名女足青年队员在水疗的帮助下仅用一个多月就康复重回赛场的案例。

在檀志宗看来,上海体育科研工作的发展,和领导的重视是分不开的,“整个十几年发展过程,也是体育局领导、科研所领导、训练基地、中心和主教练逐渐重视的过程。”

“领导对我们的定位越来越高,体育局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要求一定要数字化,要深入运动员基层,用数据说话,这一系列要求实际上就是对科研的重视。”

相比曾经的有些教练不习惯于信赖运动科学,现在运动科学的理念已然根植在了教练们心中,“中心领导也开始规定,没有定期评估数据、训练报告、身体训练计划,教练就不合格。在合作过程中得到了实际益处,慢慢也会觉得科研确实重要,从而改进训练的方法和思维方式。”

“很多时候如果离开科技光凭经验,(训练比赛的效果)就会没有说服力,要通过有计划地融合科研工作,才有利于最终达到运动成绩的提升。这几年上海女足成绩一直好,也一直有稳定的(运动科研)队伍在服务,团队只有充实没有削弱,从上到下大家都很重视。”

即便相比从前,当下的运动科学工作已经有了极大的进步,但檀志宗依然没有满足,在基础的面向运动队的服务工作之外,科研团队平日里也还要进行自己的科研工作。

“我们也要不断学习运动科学和运动理念,学习国外的先进论文成果,更快地把这些知识转换成自己的知识,并转换到实践中去。”

除了团队的工作能够更加高效之外,他还有不少目标,“也想做一些更深层次的研究,将来可能以大团队的形式申请重大攻关项目,发挥大家的专业特长做一些高水平的研究,并对研究进行一些转化。”

比如,目前团队就在进行一些关于更适合中国运动员的水下自行车等水下运动设备的研究,以及关于抗氧化能力的营养研究等。

“现在整个中国的竞技体育跟20年前相比,对科研的重视程度提高了很多。”走过了一段见证中国体育科学进步的职业道路,檀志宗还期待未来更多的发展。

小体声明

由于条件所限,可能出现未署名的原创图片或文字,在转载之前无法与权利人联系授权及稿酬事宜。欢迎权利人与编辑部联系署名授权、稿酬等事项。联系邮箱:shtyxxy@126.com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